fancy

【伪装者】玉堂金马三学士(五十三)

转眼春节快到了,大姐也快要到巴黎了。


    兄弟三人提前三天开始大扫除,连明楼都亲自出马,一定要彻底打扫迎接大姐到来。大姐抵达那天,三个人剃头刮脸沐浴更衣,整整齐齐地站在机场出口迎接。当明镜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明台果然第一个扑上去搂着脖子叫大姐,明楼和阿诚则上前鞠躬行礼,接过大姐的箱子放在车上。


    明镜在路上抱怨“巴黎人不过春节,街上一点气氛都没有。”明台搂着姐姐的脖子“街上没气氛,家里有啊。我们三个都在这儿,还要什么气氛。上海是有年味儿,您一个人孤邻邻地在家,有什么趣儿呢!”大姐拍着他的手背“明台说的对,有你们才叫过年呢。”


    大姐到了就是不一样,待她视察完房间和厨房后就开始分派任务。明楼被派去买菜,阿诚在家里帮忙准备过年的烛台鞭炮,明台则陪着大姐去给大家买过年的新衣裳。虽说以明家的条件,兄弟三人每季都穿巴黎最新款也不是什么大事。然而大姐却愿意守着这些旧俗,要给这个春节添些彩头。


到了除夕夜,吃了年夜饭,放了鞭炮,四个人有说有笑地守岁。一过子时每人又得了大姐一个大红包!明台欢天喜地,“大姐,我终于有钱了,您再不来,我就变成明家的长工了,还有阿诚哥也是。每天被大哥支使的团团转,还不让他叫大哥,说要叫先生。”大姐笑着问明楼“明大教授这么大的架子?”明楼赶紧陪着笑说“别听这小子的,我嫌他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惯的没样子,才强迫他干点家务活。阿诚是助教,平时在学校里称呼先生合适些。家里还不是随便的。”明台撇撇嘴“一点都不随便。阿诚哥一叫错就紧张,你怎么他了?”明楼瞪他“大过年的别讨打啊!”接着转向大姐“明天我请个摄影师来,给咱们拍个全家福吧。好久没有我们姐弟四人凑在一起过年了”明台又高兴起来“明天穿新买的衣服拍照,大哥,阿诚哥,我给你们挑的衣服都是高级货限量款啊!”


    在巴黎的家没有小祠堂,也没有祖宗排位,初一一早姐弟四人就在客厅里向着东方磕了头,算是祭祖。


     吃过大姐带来的年糕,摄影师果然来了。大家高高兴兴地拍了单人照又拍全家福。阿诚突然兴起要学摄影,躲在机器后面给大哥大姐和明台拍了一张。


    两天后照片洗好送来,明台还举着那张合影说“阿诚哥,你可以呀,拍的不比摄影师差呢。我要把你拍的这张放卧室。”阿诚却一把抢回来“这张先不给你,回头给你重洗一张”小少爷不开心地嚷“大姐,阿诚哥抢我照片!”阿诚拿着照片进了明楼书房,“大哥,这张照片摆办公室吧。”明楼一看,是阿诚拍的那张,笑了笑“好小子,有长进。”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