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cy

【原创民国小说】故园烽烟旧时影(十九)

姑嫂二人念叨完晓真,照泉却又来了精神“我这次回上海,也打算出来做点事情,不知道你这个董事长有什么生意可以给我分分的?”静娴撇嘴:“爹也留了好些铺子给你,到我这来打什么秋风。”照泉说,“嗨,那些铺子,我也没怎么好好打理,倒有心委托到你这边,每年给我留些利钱就行,还就怕你看不上呢。”静娴笑了“是,你手里都是钱庄,这分金掰两的生意恐怕还真不是你能做的。我这儿有一桩事想托了你,恐怕你是喜欢的。”照泉原是歪在沙发上,听了这话立即坐起身子:“你快说,什么事儿。那些破钱庄子,回头我让掌柜的来跟你说。”静娴问她:“你知不知道上海有个平民女校,是半工半读性质的,上半天学习,下半天做工。你知道咱们家的厂子都是纺纱、缫丝、制衣的活儿,有好些女工,因此我想仿着这个平民女校办一个女工学校。可以让厂子里这些女工多读读书,若是有那么几个能读下来了的,或许将来就有了进身之路,不必在厂里出力气,也能做些秘书的工作了。其他工人家里的女儿愿意来读书的也好,识几个字,总比睁眼瞎强。将来咱们再招工,也优先从这学校里的学生中选。你这样能说会道又爱热闹的人,去管这宗事情怎么样?”照泉从沙发上站起来,双手拍着她的肩膀:“静娴啊静娴,你果然不是个普通的女流之辈,要开学校,打算教出百十来个顾晓真啊还是沈照石啊?”

正说着,照石从学校里回来了,一进门就问:“大姐,你背着我说什么呢?”照泉笑着跟他说了静娴的计划,照石惊喜地看着大嫂:“您真是太伟大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真想给您行个大礼。”静娴笑道:“别跟我贫嘴,你从小大,我什么礼没受过,这会儿不用你三跪九叩呢,回头学校真要开起来了,你老老实实地去给我当教书的先生比什么都强。这主意我早有了,一直没有工夫弄起来,如今你大姐回来了,我才有了帮手,你也多帮帮你大姐。”照泉得意地望着弟弟:“你明白我上回回来时跟你说的那些话了吧。你大嫂若是个男人,必定是个为官做宰的料。要我说,这皇帝没了真是好事,不然她这样的无非是在家里理家看帐,这样的本事可往哪里使呢?”静娴在一旁说:“你们姐弟俩不用在我这儿一唱一和,若是学校办不好,我也拿出当家人的威严来,唯你们两人是问!”照石点头“这个没问题,我可以组织学校的同学都来教课,什么专业的都有。要不,干脆,大姐你就把文化教学的事情交给我吧。”

照泉是个雷厉风行的性子,又常随着陈象藩在官场上走动,认识的场面人物也多。女工学校开学的那一天,教育厅和纺织同业公会都派了人来剪彩。陈象藩在照泉的要求下,老老实实掏腰包捐了一批桌椅,还派了一个连的士兵来给搬好擦净。原本教师们都推照石作为代表在开学典礼上讲话,照石却说:“我建议请个女教师讲话吧,既然是女工学校,也让学生们看到,努力读书将来也是可以做女先生的。”最终,大家推了教英文的老师祝兰心,这个姑娘便是五四学运时照石曾在讲台上见过的那个,他父亲正是商业储蓄银行的董事长,照石在慈善酒会上也曾有一面之缘。兰心如今在复旦大学外语系读书,与照石成了校友。照石在学校里成立一个“女工扶助社”兰心看了校园里张贴的启事,第一个来报名。照石一眼就认出了她,如今年纪大了两岁,愈发也亭亭玉立,微微笑起来的时候,那对酒窝显得愈发羞涩。然而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姑娘站在主席台上倒一点也不怯场。照泉在台下推推静娴:“这个姑娘不错,说起话来干净利索,我就见不得小姑年说话低头跟蚊子哼哼似的。这姑娘是谁家的,你认识吗?”静娴笑笑,凑在照泉的耳边悄悄说了兰心的家世,照泉激动起来,推着静娴说:”哎呀,赶紧娶回来做二奶奶呀。“静娴把食指比在嘴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转过脸来却看见照石正对大姐横眉怒目,看到大嫂望过来,他又乖乖地收敛了目光,正襟危坐看着台上。

女工学校是业余学校,主要是晚上和休息日上课,女工扶助社下设了义务教学组,由兰心负责组织学生们轮流去教文化课,照石也每周一、三晚上教国文,还带着正海、浣竹和莲舟三个小的都去。他跟静娴商量:“让这几个小家伙也见识见识贫苦人的生活。”正海已经上中学了,每次去女工学校都是一副小助教的严肃表情,帮二叔拿着教案教具,还能帮忙批作业。很多女工如果来上课就没法照顾孩子,因此照泉同意他们可以带孩子来学校。浣竹和莲舟每次做好功课后就在院子里跟那些孩子们玩闹,十分开心。小孩子在院子里嬉闹,总免不了你追我赶,一个叫阿南的孩子摔了一跤,裤子膝盖上破了两个大洞。那孩子摔倒的时候倒没哭,看到裤子破了,却伤心起来。莲舟跑去安慰他“我也摔过跤的,一会儿就不疼了,你别哭了。”阿南啜泣着:
“我娘新做的裤子,刚穿两天就摔破了,给她看见了肯定要揍我。”莲舟瞪着眼睛,不敢相信。每次他摔了跤,姨娘把他搂在怀里,还要过去拍打地面,怨地面把他磕着了。哪有这样被摔疼的人还要挨打的。莲舟左思右想,把阿南拉到一棵大树后面,“你快把裤子脱下来,咱们换换,这样你娘就不会打你了。”阿南眨眨眼,好像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就跟莲舟换了裤子。

回去的车上,浣竹和正海一边一个戳着莲舟裤子上的洞,莲舟痒痒的呵呵直笑。照石坐在前排扭头过来说:“你还笑,阿南这会儿肯定在家哭呢。他娘我认识,最是要强的一个人,肯定不会让他要你的裤子,他又白白丢了这条新裤子,这顿打是躲不过去了。”莲舟才想起来今天在院子里的困惑,“二叔,阿南摔了一跤,他娘怎么还要打他。”照石说:“他娘要做好久的工才能给他做条新裤子,还等着他穿不下了给他弟弟穿呢。这可好,才两天,新裤子就没了。有些人家里日子艰难,要不怎么从小教育你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这下知道小时候不吃胡萝卜你娘让你在餐厅罚跪没冤枉你吧。多少孩子还吃不上一口用油炒过的胡萝卜呢。”莲舟听了二叔的话,咬着嘴唇不吭声了。

回到家里,浣竹却拉着莲舟到房间里把裤子换下来,自己把那条破裤子拿走了。过了两天,浣竹把裤子拿给莲舟看,蓝色的裤子上绣了两只白色的小船,挡住了那个破洞,莲舟拍着手直笑,两人举着那条裤子在客厅里又跑又跳。静娴回到家来,笑他们俩“举着个裤子跑来跑去的像什么!”莲舟跑过来,“娘,你快把我们小时候的衣服都找出来,明天带去女工学校,我都送给阿南的弟弟,正海哥哥小时候的裤子,阿南肯定也能穿的。”照石也从书房里出来“大嫂,干脆我们发起一轮募捐吧。”静娴摇摇头“募捐的事情得从长计议。穷人也是有尊严的,特别是在女工学校读书的这些人,都是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力量改善生活,而不是等人施舍。不过,能让咱们家的孩子们知道生活艰难,我这个学校还真没白办。”说完,静娴搂着浣竹,在她脸上亲了亲,“说起来是件小事,我看这次浣竹办的最好,明天去把这条裤子还给阿南,他肯定很高兴。”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