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cy

【原创民国小说】故园烽烟旧时影(十三)

吃过早饭,趁静娴还没出门,照石还是去找了大嫂。静娴笑“孩子们交给你了,怎么管,你做主,不用来问我。”照石说:“我是心里没底。大嫂大概还不知道具体的事情。”接着就把来龙去脉讲了一遍。静娴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孩子们要能分清小情和大义。你分的很清,什么时候该疼爱,什么时候该教育,不枉他们叫你一声二叔。我如今也很放心。”照石点点头,接着很动情地说:“大嫂,昨儿我才真体会了您说的,父母教训孩子,必是自己的心先被拍成了几瓣,那板子才落在孩子身上的。照石从前不懂事,也常让大嫂心碎成几瓣吧。”静娴听了这话,眼里也有盈盈泪光“照石大了,真懂事了。你不怨我管教你太严就好。”照石有些着急:“大嫂,我从没怨过,就是,就是小时候有些害怕。”静娴拍拍他的肩膀“你是个好孩子,有些敬畏之心也是好事。侄儿侄女就拜托给你了,你也安心吧。我去看看两个小的,也要劝解劝解才是。”

 

过了几日,孙太太果然带着自己酿的杨梅酒和自己做的蜜饯上了门。静娴笑道:“我们家如今辈分也都乱了套,您是先太太身边的老人儿,我们都叫一声孙妈妈的,如今正海倒又管我叫了干娘了。”晓真说:“我前两天看二爷拿回来的《新生活》那上面说的好,这些都是陈规陋习,人和人之间不过是看着年纪差距称呼就是了,不必要弄这些虚文。”静娴白她一眼“这还成了虚文了,你哪天要是想换个称呼就早说。”孙太太打着圆场,“姨娘说的有理,别看我大了几岁年纪,倒觉得这新生活说的好。”随即指着在院子里跟正海和莲舟玩捉迷藏的浣竹说:“你瞧,这小姑娘不缠脚,可多了多少好处呢。”静娴与晓真如今虽说都放了脚,当年的苦楚却都刻骨铭心。一时间三人都没再说话。

照石也从书房出来与孙太太打招呼,“孙襄理横竖还过几日才回上海,您不如在家多住几日,好好看看正海,也安心些。”转头叫了正在外面玩的正海进来,“你娘来了,还不多陪陪,就知道在外面玩呢。”正海不好意思地笑笑,站在母亲身后。孙太太笑:“二爷这个知书达理的样子就是让人看着喜欢,能让正海多跟你学学,我真不知怎么高兴呢。他跟着他干娘和二爷,我还有什么安心不安心的。刚大奶奶跟我说啦,前些日子正海闯了祸,说是把二爷急坏了。这小子,从小就愣,还爱认死理,二爷以后多提点。”照石点头跟孙太太搭着话,就看远处餐厅门口晓真冲他使眼色,交待正海:“好好陪你娘说话,我让厨房切点水果来。”

一进餐厅,晓真就着急地说:“二爷,你得空去哄哄莲舟。刚才看见正海他娘来了,就问我,正海哥的娘都来了,我娘怎么还不来。幸亏大奶奶没在跟前,我一紧张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他倒没闹,皱着眉头不知道琢磨什么呢。你说说这孩子,大奶奶对他这么好,怎么心里还想着他娘呢。”照石摇摇头:“这不能怪他,说起来也是个没爹没娘的可怜孩子。说句不该说的话,我虽然感念大嫂的养育之恩,觉得称她一声嫂娘也应当,可心里也还时常想起自己的亲娘呢,何况莲舟这么小的孩子。”晓真问:“那你说怎么办?”这个问题可把照石难住了,他也不过是个十几岁没成家的小伙子,只好挠着头皮说:“先使什么法子哄哄他吧,没准时间长了就忘记了。”

晓真想起静娴曾跟莲舟说,等他个子跟姐姐一样高的时候他娘就回来了,就依旧用这个法子哄莲舟。弄的莲舟每天早上起床就要拉着姐姐比个头。照石觉得这样倒日日让他想着这件事,也不是办法,于是跟莲舟说“出门的人都是过年才回家呢,过了年,你娘就来了。”

 

春节到来的速度比照石想象的还要快,他还没想好怎么应付莲舟,就到了腊月末。沈家请了裁缝上门,给家里人做新衣裳。晓真红着脸问静娴:“我能不能添一件西式的呢大衣,还是来家里那年看大姑奶奶穿过的,当时心里就羡慕,又挡风又好看,比棉斗篷强得多。如今看杂志上电影明星都穿这个拍照片呢。”静娴嗔道:“都是照石那孩子没事往家拿什么《新青年》《新生活》的,好好的姑娘都教坏了。”晓真不敢做声,静娴倒笑了“做吧,再选块料子做件改良旗袍,也好穿着出门。如今,街上都没什么穿袄裙的女人了。替我也选选料子,我也做。今年给照石和浣竹也做洋装,莲舟还小,穿西装活动不方便,过两年再说吧。”晓真心里高兴极了,大奶奶不但同意做洋装,还让他做出门的衣裳。她嫁进沈家这些年,就是在这个三层楼的公馆里转,连园子都不常去,她很想看看真正的上海滩。

莲舟虽小,也知道量尺寸做新衣服,八成是要过年了。他想问问二叔,他娘是不是该来了,但是二叔好像这两天一直躲着他。他没办法,晚上就爬上了静娴的大床。他摇着母亲的胳膊“娘,二叔是个坏孩子,他撒谎!”

静娴抚着他的背,笑问:“二叔什么时候撒谎了,他骗你什么了,你告诉娘,娘揍他。”莲舟撅着小嘴说:“他骗我说过年的时候我娘就来了,这两天裁缝都来做过年的新衣裳了,我娘也没来,这可不是撒谎么?”静娴抚在莲舟背上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她觉得胸口有些闷,气喘的很急。莲舟感受到母亲胸口的起伏,扭过小脸问:“娘,你怎么了?你生气了?我叫二叔来道歉,你别生气。”说着就要下床,静娴却一把把莲舟拉进怀里,哭了起来。莲舟吓坏了,伸着小手替静娴抹眼泪。然而母亲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地往下落,他的手太小了,接不住。孩子急的没了办法也靠在母亲胸前委委屈屈地哭了。静娴把莲舟的小脸捧在手里:“莲舟,你娘来了就把你接走了,娘就看不见你了。娘看不见莲舟就伤心想哭。”莲舟闭着眼琢磨了一会儿问:“我走了以后就见不到娘了吗?那二叔呢?哥哥姐姐和姨娘呢?都见不到了?”莲舟看母亲点了点头,就又搂着母亲的脖子说:“那你跟我娘说,让她再过些日子再来吧。我还想跟哥哥姐姐再玩几天。”

晓真进来,看见一大一小眼圈都是红的,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哄了莲舟出去,才满眼疑问地看着静娴。静娴用手帕展着眼泪说:“莲舟想他娘了。我说他要是跟他娘走了,就再见不到我了。”晓真有些着急:“他怎么说?”静娴笑笑“他说呀,他还得在玩几天,让过两天再来接他。”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