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cy

【伪装者】玉堂金马三学士(四十七)

阿诚出去了,明楼开始思索他们的计划。

晚餐后,明楼去跟明镜商量阿诚的事,理由都是冠冕堂皇的。“大姐,我想带阿诚去法国读书,他可以念文学专业。过了年,我们就一起去法国,他读半年语言,九月份可以直接读研究生了。”明镜问“你的意思是,不让他回北平了。”明楼早就准备好说辞“是,北平太不安全,已经差不多让日本人包围了,让他回去,我不放心。他这些年书也读的不太好,还学了些毛病,大概也是不在我们身边,没人管教的缘故,我想还是跟着我比较好。”明镜说“让他跟着你我肯定更放心,你说的对,北平是不大安全。可他还没毕业呢。”明楼说“我问了他,学分都修够了,论文也写了,就差答辩。我在北平的大学还认识一些人,可以帮他弄个毕业证。只是学术委员会和教务那边,需要盖章,可能得贿赂贿赂,大姐要是同意,就破费点。”明镜哼一声,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明楼以退为进“大姐,我这不是跟您商量嘛。您要是不同意,就让阿诚开学先回北平,把毕业证拿到手,我再安排法国的事。”明镜盘算了一下,不但要耽误时间,还得让阿诚冒着战火回北平,至于贿赂,她商海沉浮这些年,再熟悉不过了。于是就答应了明楼的意见,说“去我的帐上支一笔款子就是了。”

事后阿诚笑他趁机敲诈大姐,明楼不以为然“你知道在北平救你花了多少钱?大栅栏的绸缎庄啊!我一个穷教师哪有钱?我有多大本事能把咱们家里的店铺卖了不让大姐知道?她问起来我怎么说?说因为你在北平闹事蹲监狱?你几条小命够让大姐打?”阿诚讨饶“行行行,大哥您算无遗策,行了吧?”

阿诚与明楼同去法国的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明镜自然又忙前忙后地给阿诚置办行李。


    明台闹着大姐“大哥和阿诚哥都去法国了,我也要去!”


   “好好好,放暑假就让你去看大哥好吧?”明楼点着他的脑瓜“考的好就来,考的不好,看你能带几个胆子来”明台缩了缩脑袋“大哥,你除了考试还有点什么别的事吗? ”明楼说“你一个学生,除了读书学习还能有什么事?我可告诉你,我和阿诚都离的远,你可不许气大姐。”明台做了个鬼脸“大姐,大姐,你说是我气你多还是大哥和阿诚哥气你多啊?”明镜笑着回答“明台这两年懂事多啦,不惹大姐生气”明台正得意着,大姐话锋一转“就是读书啊,还比不上大哥和阿诚哥。”明台立即噘嘴,敲着餐桌“大姐,我饿了,什么时候开饭啊!”阿诚拍了他后脑勺一下“敲桌子拍板凳的,像什么样子?”


    这下小少爷可不干了“你们一个一个的都看我不顺眼”噔噔噔地跑上楼去了。

 

到了晚饭时间,还不见他下来。大姐站在客厅里叫他“明台,明台啊,吃饭啦。你不是饿了吗?”楼上没人应声,阿诚说“我上去看看。”阿诚推门进去,明台跳脚“你干嘛不敲门!”阿诚说“啊啊,对不起啊,我看门没锁就推门进来了。”“没锁也要敲门!”阿诚也烦了“你还有完没完,我不是跟你说对不起了吗?”明台不依不饶,“那也不行!”阿诚怒道“大姐叫你那么多声你都不答应,我上来叫你你还跳脚,谁惯的你这毛病!下楼吃饭!”“我不吃!”“有本事你今晚都别吃,饿着!”“不吃就不吃!”阿诚摔了门出去。他下楼跟大哥大姐说“这孩子不知道抽了什么疯,一会儿嫌我不敲门,一会儿恼的饭也不要吃。”明楼放下筷子就要上楼找明台算账,大姐拉住他,“还是我去吧。”明楼无奈“您还惯着他!”


    明镜轻轻敲门,明台在房间里嚷“我不想吃!”明镜叫他“明台,是姐姐。不想吃就不吃了,姐姐给你留着。你开门让姐姐进来。”明台再混也不敢把大姐晾在外面,不情不愿地开了门。大姐进门就搂住他“跟姐姐说你怎么了?”明台靠着姐姐“我也不知道,我觉得难过,不想吃饭。”“为什么难过?”“大姐,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明镜搂的紧了些“大姐知道,明台是舍不得两个哥哥。”明台别过脸“才不是!”说完,泪珠子却掉下来了。大姐抹去他脸上的泪水,“大孩子啦,不能哭。两个哥哥已经出门读书好几年了,明台跟姐姐在家不是很好吗?”明台已经有点抽泣“这次不一样。”明镜眼圈也红了“舍不得哥哥,更要好好陪他们啊。不然哥哥去了巴黎,想想都没跟明台好好吃几餐饭,多遗憾哪?你这两天乖乖的,哥哥才放心啊,不然他们担忧你不懂事,在国外也不安心的。”明台说“大姐,我懂的。可是,可是我就是心里不好受”大姐严肃起来“男子汉,不好受也忍着!以后比这难过的事还多着呢!哥哥走了,大姐还指望你呢!”明台点点头,跟着大姐下楼了。


    大姐进来了餐厅就冲明楼使眼色,让他别发火。明台坐下前倒乖乖地说了句“阿诚哥,对不起。”大姐对他的表现十分满意,吩咐兄弟俩“你们走前这几天少出门吧,多陪陪明台,他舍不得你们呢!”“是”明楼和阿诚都爽快地答应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