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cy

【伪装者】玉堂金马三学士(四十六)

好久没更文,最近太忙了。

已完结文,全文连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608498
    苏医生来了,还带着小孟,说是听说明先生病了,来看看。略坐了一会儿,就拉阿诚去聊天。明楼知道他们有事要谈,冲大姐说“到底同龄人在一起话多。”


     苏医生瞧了病,说看起来是好多了。明镜笑“挨了一顿打,心里的火都发散了,可不就好了”明楼见大姐在外人面前如此不留面子,有点急了“大姐……”苏医生也笑了“我也不是外人。你两个弟弟挨打的伤我可没少见过,只是头回听说你挨打。你姐姐也是的,病了这些天了,能有多大错儿,这么不依不饶的。”明镜叹气“他原是个懂事的,也大了,我早就不怎么管了。如今外面乱成一锅粥,有今天没明天的,明家这份产业早晚得交到他身上,我日夜悬心,怕他扛不住这个担子呢。”苏医生宽慰姐弟二人“你年纪轻轻的时候都能扛下来,何况他呢,别老是担心,伤身体。”明楼惭愧,无论怎样,是他们兄弟害姐姐担心了。

 

这边阿诚房间里,小孟交给他一份文件,却是一份伏龙芝军事学院的录取通知书。“组织上决定派你去苏联学习,学习结束后的工作会另行安排。去莫斯科的路线要谨慎,小心被人盯上。具体的,可以请你大哥协助掩护。”
  “我大哥?”
  “ 对,虽然他还不是我们的人,但是帮过很多忙。你从北平转来的很多左翼人士都是他协助安排的。你们是兄弟,掩护起来更便利。你们都有经验,细节就不用再交待了吧。”


    阿诚有点无奈“让我大哥掩护我去莫斯科,你倒不如说让他扒我一层皮呢。”小孟笑了“别这么说,你大哥在关键问题上总是心明眼亮的。”阿诚腹诽,那是对别人。大哥要真能掩护他去莫斯科,他今天这二十个板子不是挨的太冤了!


    小孟看他仍不放心“你好好想想怎么跟他沟通就是了。你能从北平警察局出来,是你大哥背着大姐用一间绸缎庄贿赂了民政局局长才办到的”阿诚惊呆了,他一直以为他能出狱是组织的营救和舆论的压力,根本没想到最关键的一环就是自己的大哥。他的脑子有点乱,得理理清楚。


    小孟临走时嘱咐了一句“我跟苏医生并不是同一条线,所以不要轻易透露信息。如”阿诚郑重答应“我明白”

苏医生和小孟都告辞了,明镜去厨房忙着给明楼炖川贝雪梨。阿诚进了大哥的房间,他脑子里仍旧很乱,不知道该跟大哥说什么。但越是这样无助的时刻,越想待在大哥身边。
明楼歪在床上看书,阿诚端把椅子坐在床边,手攥着衣襟。大哥说“不知道说什么就也拿本书来看,衣服都揪坏了。”明楼知道这个孩子一到不知所措的时候,就会揪住什么东西。
阿诚刚要站起身去找书,明楼却把手里的书放下了,“有什么新任务?”问完又顿住,说“对了,你们有纪律,不能随便透露,随你吧。”阿诚一急“这个可以跟您说。”明楼挑了一下眼皮,“那说呀,要我帮什么忙?”

 

阿诚愣了“帮忙?”


    明楼随手整理床边的书本“既然可以告诉我,就是有需要我的地方,你不需要帮助吗?”阿诚低下头,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小时候,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大哥的眼睛。于是他抬起眼睛看着大哥“哥,组织上决定派我去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我如果直接从上海出发去莫斯科,太容易因人注意,因此需要您的掩护。”“伏龙芝军事学院?你决定了?”阿诚说“我服从组织的安排。”明楼说“看来你是不打算回头了。”阿诚看着他,“大哥,我迈出去第一步就没打算回头,您也一样。”


    明楼点点头,“我知道,你也不是那个我拍桌子喊不许去就乖乖待着不去的小孩子。我掩护了那么多人,更得掩护好自己的弟弟啊!”


     阿诚做梦也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顺利。竟不知道说什么好。明楼拉过他的手,在手背上拍了拍“我的阿诚长大了,有自己的理想,是好事。大姐说的对,你不是我养的小猫小狗,只用逗着开心就行。你有你自己的思想,其实,我在你身上花了不少心血,为的不就是这个吗?”阿诚鼻子酸了,明家若只供他吃饱穿暖,即使做个仆人,也是他阿诚的恩人。而大哥大姐却像对待明台一样,教育他,培养他,已不是恩情两字可以概括。若说恩情还可以报答,而这样的亲情除了也视他们为至亲骨肉其他无以为报。
他想起大哥营救他事情又说“大哥,谢谢您救我!”明楼使劲拍了他的手一下“谢什么?我不救你难道还看你蹲监狱?大姐能放过我?你小子下回再不管不顾犯这么大错误,看我不抽死你。”阿诚疼的缩回手,大哥问他“你们组织不是也有纪律吗?没处理你?”阿诚说“挨了处分,做了检讨,还被迫离开北平了。”明楼瞪着他“我看还是太轻。”阿诚撅了一下嘴“那能怎样,又不至于枪毙我,又不能像您一样揍一顿。”

 

     明楼说,“行啦,别臭贫了。想想方案吧”阿诚说“我大概想了想,就说我跟您去法国读书,然后我从巴黎去莫斯科。您给家里写信,带我一份就行。”明楼问“你在北大的课程还没毕业,怎么去巴黎?”


   “大哥,我在北平的课程已经没法再继续了。要么你找人帮我毕业?”


    明楼眼睛一转,问阿诚“要是这个事情我不知道,你打算怎么从北大毕业?”阿诚说“告诉您,您可别打我。我打算弄份假学历”大哥还是一巴掌拍在他背上“反了你了!”阿诚说“我已经老老实实上完学了,就差个毕业证啊。大哥,我其实每次都能考前三的,组织上怕不利于隐蔽让我低调,我才故意把成绩弄低的,我多冤啊!”明楼说“我看哪,你是打着爱国的旗号彻底学坏了,欺下瞒上,弄虚作假。”阿诚又把脑袋凑过来“大哥,您就没骗大姐?”明楼哗地掀开搭在身上的被子,跳起来要抓住阿诚,被他躲开了。两个人在房间里玩起猫抓老鼠的游戏。最终还是阿诚落败,被大哥抓住拍了两巴掌“你小子可小心别有错处抓在我手里。”
阿诚笑着说“您快歇会儿吧。我给你端川贝雪梨去”明楼不耐烦“不爱喝那个”阿诚狡黠地看着他“大姐亲自炖的,你敢?”明楼摆摆手“行行行,我不敢。”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