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cy

【伪装者】玉堂金马三学士(四十二)

已完结文

全文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608498

——————————————————————

北平不太平,阿诚一个星期都没有打电话回来,明镜已经辗转反侧了两个晚上。明楼也悬着心,还要宽慰大姐“大约怕学生们相互串联,学校会不让学生打电话的。”


    当天晚上,小孟就带着自己的经济学论文去了明公馆。刚一进书房,就告诉明楼“令弟出事了”明楼听到这个,脑袋嗡的一声,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小孟告诉他,阿诚参加学生游行,被警察逮捕了,需要立即想法营救。末了交代一句,尽量不要告知明大小姐和家里其他人。


    小孟刚一离开,明楼的头疼就像潮水一般袭来。他踉跄着翻出药,倒水时手一直哆嗦。一向沉稳冷静的明家大少爷终于知道了什么叫手足无措,心如乱麻。他的心好像被抽走了,两只眼睛也是空洞的,在沙发上呆呆地坐了一夜。眼前是刚来明家时那个瘦瘦小小的阿诚,那个攥着窗帘怯生生的孩子。这孩子做噩梦,会缩成小小的一团。他又好像看见阿诚坐在书桌前读书,看见他别着学优生的奖章站在领奖台上,看见他打球跑步。天刚蒙蒙亮,明楼就出了门,他没吃早饭,因为不能面对大姐和明台,他担心自己忍不住会告诉他们。独自在街头徘徊了两个小时,锐利的冷风好像缓解了头痛。他以明家长子的身份打了电话给北平民政局的局长。他并不认识这位局长,只是知道民政局每年从明家采购大量的棉布。办公室秘书听到并不是常联系的明董事长,不敢轻易转接电话给局长,明楼不卑不亢“家姐最近身体不适,特别嘱咐我跟马局长联系,如今局势不好,今年的棉布恐怕要涨价,不过马局长这边……他恰到好处地欲言又止”秘书哪敢阻挡长官发财的路,把电话接进了局长办公室“马局长,家姐嘱咐我告诉您,今年局势不好,运费飞涨棉布得加价,不过您这边我们保证有增无减。除此之外还有件小事要求您帮忙。”

 

     马局长立即警觉起来,嘴上却依旧轻松“哟,瞧你说的,你们家家大业大,你大姐在上海滩跺跺脚,上海的经济也要抖一抖,我一个北平的芝麻小官能帮上你什么忙啊!”明楼跟他也没太多周旋,既然见到真神,就开门见山了“我二弟在北大读书,年轻不懂事跟学生们上街胡闹,也不知道被哪个不开眼的小警察抓到局子里去了”马局长撮着牙花子不紧不慢地说“小老弟,这事儿可不好办哪。你不知道北平这帮学生闹的有多凶,都是共产党指使的,正查通共嫌疑呢。”明楼却在电话里笑了“马局长,跟您说实话,我大姐一听这事儿就急病了,立逼着我想办法。要我说,干脆让这混小子在号里蹲几天,看他还敢不敢再胡闹。我大姐说,您要是能帮上忙,我们家有间绸缎铺就在大栅栏,算是她的谢礼。我想着,您要是为难就算了,正好遂了我的意,好好教训教训那小子。都不知道共产党三个字儿怎么写,也敢到大街上瞎胡闹去”马局长眨巴眨巴眼睛说“这事儿啊,我也就能帮忙给警察局打个电话,放不放的,我就不好说了”明楼爽快地说“您帮到哪算哪,好处肯定少不了。”

 

明楼其实心里没底,他想着但凡马局长能说句话,放了阿诚一个学生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想着想着他突然一激灵“万一阿诚不只是个学生呢?”


    他仔细回忆阿诚的桩桩件件,考试成绩,女朋友,逃学,学生游行。哪件事都不像那个他熟悉的阿诚干出来的。告诉他这个消息的人是小孟,而小孟是共产党!接着他想到,认识小孟是因为苏医生,苏医生来家里是因为阿诚挨了打。想到这里,他上了汽车立即飞驰到复旦大学。经济系的老师说,四年级并没有姓孟的学生,明楼懵了,这个小孟,要么是化名要么就根本不是复旦的学生。


    明楼立即打电话给苏医生“无论如何,让小孟来家里找我!”明楼把车开回家,进门不久,小孟就来了。明楼在客厅里就一把抓住他的领子把他拖进书房“你老实告诉我,阿诚到底是不是你们的人。”上级要求尽量隐藏阿诚的身份,所以小孟说“不是,他应该就是进步学生。”明楼反问“应该?那到底是还是不是啊?”我告诉你“如果他不是你们的人,我也不去警察局捞他了。一个闹事的混小子能有多大罪过,关几天吓唬吓唬可正合我意。还省的我花力气教训他”小孟不安起来,不知道如何说服明楼,看见他的表情,明楼心里也了然,不容分辨地说“阿诚是你们的人,你不姓孟,也不是复旦的学生。苏医生也不是你的亲戚。你来找我,是阿诚安排的对不对?”小孟彻底慌了“明先生,我没法回答您的问题,有纪律,有些事我不能说。”明楼说“好,我也不关心你是谁,但你必须告诉我,阿诚是谁?”小孟想了想,正视明楼的眼睛“他是王琰”

 

明楼此时真想扭断他的脖子。他突然觉得天昏地暗,整个人就要倒下去,小孟一把扶住他,扶他在沙发上坐下。“明先生,您先别急,听我说。令弟就是王琰这件事,我也刚知道。目前他跟22个学生一起被抓,他们彼此之间都不认识,警察只知道他是学生明诚。没有拿到任何他与共产党之间有联系的证据。我们只是担心学生们没什么斗争经验,万一有人中了圈套攀咬起来会有危险。据我们掌握的最新消息明诚同志应对的很好,表明了自己是明家少爷。因此,组织上才考虑,根据您家里的背景,让家人营救才是最安全的。我们担心明董事长一时半刻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才考虑由您出面解决。”明楼仿佛刚从窒息的环境中缓过劲来,喃喃自语“我自己教出的弟弟,我不救谁救?”

 

等安静下来,他发现按照小孟的说法,马局长那条线是能放心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又联系了中国大学经济系的主任,他也在法国留学过,也是明楼导师的得意弟子,说起来算是他的同门师兄了。留法回来的人总有点法国人的革命气质。他告诉明楼,被捕的还有他的一个学生,他早在奔走这件事了,各大学的校长都已经出面,事情能够解决。


   明楼悬着的心,终于有些放松。当阿诚被释放的消息传来,明楼一口气松掉,当晚就病倒,高烧不退。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