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cy

【伪装者】玉堂金马三学士(四十一)

已完结文

全文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608498

北平的天气秋高气爽,阿诚一下飞机就看到了前来迎接的惠秋。两人虽是假扮夫妻,但日子久了,还真有点夫妻的默契。阿诚不好意思地说“本来在上海买了两块旗袍的料子送你,结果被大哥没收了。”惠秋心里一紧“难道你大哥不同意我们在一起?”阿诚狡黠地问“不同意什么,不同意我们假扮夫妻,还是不同意我们假戏真做?”惠秋脸红了“我们假扮夫妻是组织决定,你大哥不同意能怎样?”阿诚笑“那你紧张什么?”惠秋啐了一口,不理他了。过一会儿又忍不住问“你大哥为什么不让你送我东西呢?”阿诚哭丧着脸“组织上交待的联络任务太难完成了,我只好用了苦肉计。”接着就把他如何惹怒大哥的过程讲了一遍,惠秋说“怪不得电话里说那些不正经的话。我还想这人怎么到了上海就真变成个公子哥儿了呢。唉,你大哥真能下的去手。”阿诚说“能完成任务就行。反正我从小到大也没少挨打,我养母,咳,不提了。后来上学读书,都是大哥教导,一丝也错不得。不过,他那是为我好,这个我知道。我大姐打大哥更狠呢。哎,你们家也是仕宦读书,一样家法严苛吧?哦,不过你们女孩子也受不着这个。”惠秋笑“瞧你自说自话嘀咕半天。我可没你好命,大哥大姐再严厉都是打心眼里疼你。我们家就是一潭死水,我是个庶出,嫡母生的哥哥姐姐巴不得我早点死了才好呢。什么错儿都推在我身上,一天到晚被关在房里做活儿。夜里不让睡觉,伺候嫡母念经抽烟,丫鬟还分个当值不当值呢,我连丫鬟都不如。”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阿诚拍拍他,“咱们虽然都不是无产阶级,但是都最清楚被压迫的感受,对吧?”

 

进入十月,北平的空气中都能闻见火药味儿了。日本人收买了大量汉奸,严重威胁党内和左翼人士的安全。有大量左联的文学家艺术家需要转移。他们从北平前往上海,再辗转香港或欧洲。阿诚因为对上海及上海的左联都很熟悉,所以被安排具体负责北平到上海的这一段。他不知道的是,到达上海前往欧洲的人都是大哥协助安排的。很多人都是在明楼的帮助下从上海到越南后再去法国。明楼也知道北平有个王琰同志,却未曾想到,这位就是自己抚养长大的弟弟。


    12月初,冀察政务委员会即将成立的消息传来,各校园的青年们都愤怒了!阿诚和惠秋作为学联成员紧急召开会议准备组织学生运动。十二月九号,各大中学学生前往政府请愿,而何应钦百般推诿,学联当即决定由请愿变为游行,希望能唤醒更多人的抗日热情,向政府施压。16号再度爆发更大规模的游行活动。9号那天,组织要求所有党员都不能在公开场合露面,阿诚和惠秋按照指示,只能待在家里。16号,他们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加入了游行的队伍。阿诚所在的北京大学一直在游行队伍的前面,他们手挽着手,大步向前。很快军警们用高压水枪冲散了游行的队伍,十二月的北平,滴水成冰,阿诚全身湿透,冷的几乎失去知觉,还在奋力指挥队伍疏散。冷不防被一个伪军打了一枪托,他一阵眩晕,接着就被捕了。

惠秋在家里没有等到阿诚,听说当局逮捕了22名学生立即紧张起来,马上联络上级开展营救。


    阿诚看了看跟他一起被抓进来的学生,还好,没有认识的,应该没人知道他的身份。他暗自筹谋了一下,有了主意,拿出了公子哥儿的派头。
    他被带到审讯室,“叫什么?
    “明诚”
    “哪个学校的?”
    “北大西方文学”
      住那个宿舍?
      五斋二零七
      为什么参加动乱活动?
      长官,这是请愿,不是动乱。大家都来,我不来行吗?

     警察也没那么容易上当“我看你闹的挺欢啊!是不是共产党?”


    “我明少爷在学校一呼百应,跟着我的人当然多了。谁是共产党,你这种穷警察才是共产党呢!共产党都是穷光蛋,哼!”
警察抬手就是一巴掌“你小子,骂谁呢!”


    阿诚捂着脸“你敢打我,你等着,本少爷饶不了你,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警察挥手又要打,阿诚脖子一缩,躲到一边。警察嗤笑一声“臭小子,跟我犟。有本事别怂啊!”话虽这么说,却没继续,他琢磨这小子没准真是个世家少爷,那帮不开眼的伪军怎么把他弄来了。他起身出去向长官汇报“这小子大概是个世家少爷,好像有点背景。”警长看了看供词,“去宿舍搜!”
    阿诚平时并不经常住在宿舍,他在这里是默默无闻的明诚,所以也绝不会把文件拿回学校。警察搜了半天没有什么可疑文件,衣物用品却不是上海货就是法国货,看起来还真是个世家少爷。

 

惠秋没日没夜地调查已经被捕的学生情况,看到没有什么明显的危险,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惠秋向领导请求立即开展营救行动。被捕的大部分都是学生,没有任何斗争经验,一旦透露出有关学联的消息,阿诚就危险了。领导回复“会立即想尽一切办法营救王琰同志,但是王琰同志和林惠秋同志必须深刻反省违反纪律的严重错误”


    不需要领导批评,惠秋也深刻认识到了错误,如果他们按要求待在家里,根本不会出现阿诚被逮捕的事情,这个教训太大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