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cy

【伪装者】玉堂金马三学士(三十四)

妥妥的正剧向,开心地发现我对年龄的设定跟官方大大说的基本一样。

全文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608498

——————————————————

六月里,阿诚就拿到了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明镜想当年明楼考上大学时一样喜极而,照旧要去小祠堂烧香。阿诚说“大姐,我就不进祠堂烧香了。阿诚能有今天,全靠大哥大姐。您坐下,我给您磕个头”说着就扶明镜坐下,自己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才站起来。明镜拉着他的手“虽说你能有今天也全靠自己努力上进。但你能当姐姐是养育你的长辈,我也很高兴,这个礼我就受啦。”

 

    晚上,阿诚躺在床上仿佛在做梦,他原是这样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现在不但锦衣玉食还念上了大学。他又想起了大哥,想起了大哥教养他的点点滴滴,心里有些遗憾大哥没能看到自己的录取通知书,虽然他也许就在上海。他已经不再纠结,无论他们的信仰有什么差异,明楼都是他的大哥。

离开上海前,阿诚又把明台的功课细细整理了一遍。交待他好好读书,不要惹大姐生气。明台又嬉皮笑脸“阿诚哥,你放心好啦。你看我现在不是比之前乖很多了吗?你看我这次期末成绩也不错的吧。”阿诚无奈地摇摇头“你呀,刚表扬两句就要飘起来,这次是考的不错,但离我的标准还有差距。”明台又噘嘴用肩膀撞着阿诚“你的标准太高了!”阿诚推开他“我们家就是应该统一标准啊,你不知道大哥大姐看成绩单排名只看前三行的?我得跟大姐说,要继续。”

 

    九月里,阿诚离开了家。家里的人越来越少,姚妈妈年纪大了,回乡养老。只留下了阿香照顾明镜和明台的生活起居。明台正是青春叛逆的年纪,虽然不敢跟姐姐顶嘴,但也偶尔会觉得大姐越来越唠叨。就每天找各种理由不回家里吃饭。明台若是不回去吃饭,明镜也没有兴趣一个人坐在餐桌前,于是在办公室里忙到很晚,偌大的明公馆越来越空旷。阿诚每周日早上都打个电话回来,也无非是问问大姐的身体和生意,督促明台的功课。有天早上,是阿香接起的电话,她偷偷告诉阿诚,大小姐和小少爷每天都很晚才回来,她一个人在公馆里都要闷死了。等明台接起电话,又被阿诚劈头盖脸地训了一顿。阿诚直接命令明台,除了上课和必要的课外活动,其他时间都在家呆着。阿诚说:“以后我每周不定时间打电话回家,你要是不在家,可仔细了,我都记着帐,咱们回来再算!”明台唉声叹气,阿诚说“我可告诉你,成绩单就只看前三行,没有你的名字,你也给我等着。”说罢还不放心,仍旧交待大姐“大姐,明台正是贪玩的年纪,您可别纵着他,这时候要是交了不好的朋友在外面吃喝嫖赌的,咱们可后悔都来不及。小小年纪就在外面搞到十点以后才回家,过两天就该夜不归宿了。”“行行行,大姐答应你。明台还是乖的,说什么也不敢在外面夜不归宿的,他要是真敢不回家,我也饶不了他的。” 

 

    转眼,明楼也从特训班毕业,他领到的第一个任务居然是跟汪芙蕖和汪曼春保持联系。明楼这下可进退两难了,不联系就是不忠,联系就是不孝,还真是件忠孝两难全的麻烦事。但转念一想,或许与他们保持联系也能使大姐暂时摆脱危险境地。于是分别给两人写了信,派人送到了汪公馆。汪芙蕖那老狐狸怎样想,明楼不得而知,他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这个弟子的问候,甚至还回信与他探讨起经济学的学说。 

 

而另外一封信,又敲碎了汪曼春冷硬的心。明楼从心里还是怜惜她的,毕竟当年分开是明楼对不住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眼睁睁看着爱人离他而去,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有了这样的亏欠,那封信自然也情词恳切。曼春看完信,眼泪模糊了双眼,心里叹息一句,还好。她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哭了。

 

   但哭过以后,她烧掉了那封信。她决定等着,等着时间来检验他们的真心。

 

随后,明楼带着创立蓝衣社欧洲分部的任务回到了巴黎。大多数时候,他还是那个品学兼优的学生,那个谦虚勤勉的助教。但有时候他又是个目光敏锐心思深沉的特工。

 

    明楼是热爱工作的人,忙碌的感觉令他身心愉悦。蓝衣社的工作紧张而刺激几乎是对相对枯燥的科研工作的一种调剂。只是,这里的工作并不完全是掌握更多的日本人的情报,也包括监视在法国的共产党。他只对一个共产党有印象,那就是阿平,看起来是个淳朴的孩子,跟阿诚没什么两样。当然,还有那位叶先生,他应该也是共产党吧。

 

    此时的明楼并不知道,他一手教养长大的弟弟阿诚,也是共产党。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