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cy

【伪装者】玉堂金马三学士(三十三)

已完结文,全文链接如下: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608498

——————————————————————

军校的生活对于明楼这样的世家大少爷来说既艰苦又乏味。他常常拿出照片来看,看他的姐姐和弟弟们。他想,若是今天忍受的辛苦与疼痛能换来他们的幸福与安心,就值了。

 

   然而,他的痛苦换不来弟弟的安心。党组织告诉阿诚,他大哥并没有回到法国,而是加入了蓝衣社,阿诚完全惊呆了。他向组织申请,派他去策反大哥,却被拒绝了。他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姐,大姐一定有办法把大哥弄回来,挨大姐一顿家法总比当特务强。对,就这样。阿诚打定主意告诉大姐,但他也怕大姐一时半会儿不能接受。先问大姐“大哥到法国一段时间了,还不写信回来?”大姐笑盈盈地说“大哥刚走就想他啦?我算了日子啦,他一到法国就写信,也还要几天才能到呢。你放心吧,你大哥不会耽误的,肯定还会有专门写给你的信。”接着又说“阿诚呀,前些日子你大哥教训你和明台的事情我知道啦。你可别怨他,这也是为了让你明白你对这个家是有责任的。”阿诚倒不好意思起来“大姐,我明白,我不怨大哥,他是为我和明台好。”明镜拍拍他的肩“大姐知道你是个明白孩子。你大哥这些年也没白疼你,如今也是快要上大学的人了,想想当年,又瘦又矮,怎么都养不起来。”阿诚随着大姐思绪万千。大哥一笔一划地教他认字,教他算数,教他背诗,教他打球。帮他改功课,给他掖被子,为他挨戒尺。“阿诚,想什么呢?”大姐的话把阿诚拉回了现实,“大姐,你听说过蓝衣社吗?”“蓝衣社,没听说过。是你们学生的社团吗?阿诚啊,还是把心思多放在功课上,少参加这些,这个听起来就像是政治类的社团”

 

阿诚说“大姐你放心,我不会参加的,就是听同学们提起。说是黄埔的学生组织的,大哥有同学黄埔毕业,我以为他跟您提过”,明镜笑了“你大哥哪敢跟我提这个,我不许他涉足政治的。他要是跟这些人在一起,我肯定打断他的腿!”阿诚又追了一句“这些人行动很隐蔽的,大哥就是参加了也不会让您知道。”明镜眼睛就瞪起来了“他敢!他敢参加这种组织,我去拆了他们的大本营。咦,阿诚呀,你怎么好像有事情要跟我说呀。”阿诚决定撤退“没有没有,大姐说的对。我同学提起这个就是因为他哥哥涉入其中,被他父亲带回去家法伺候呢”明镜说“就是嘛,正经家庭都不会允许小孩子参加这种政治团体的”

 

阿诚彻底放弃了大姐这条路。大姐对于这个组织没有概念,也不会知道上哪能找到大哥,她这么冲动,最终不但找不回大哥,甚至会连累他的性命。无论他的大哥是亲日亲共还是反日反共,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能没有大哥。

 

在军校,明楼不但学会射击,发报,还学会熬刑,暗杀。这里的学生每人都有一招制敌的绝妙杀招。有人可以口含刀片杀人,而明楼的绝技则是眼镜片。

 

他总是默不作声,并不愿意在同学中突出自己,但他无法掩饰自己仪表堂堂的气质和思维缜密的战术。同学们常开玩笑说他若化妆成街头小贩,一分钟就被认出来。伪装课上不合格的同学会被罚站军姿。明楼也无奈,他只需要听一下老师当天的课程主要伪装的类型就知道今天是可以提前下课去食堂,还是应该直接去操场站军姿。

 

    他不知道这门课程考试的时候,运气是不是会好一点。结果他拿到的题目是让他伪装商界大佬的儿子。这题目就是给他准备的,他本来就是,根本不用伪装。结果,索邦大学的高材生,在特训班里依旧是全优生。

    

刘先生看到他的伪装课成绩时,笑了一下,不管是哪个学校,老师对于优秀的学生总是网开一面。只是这样明显的短板有时候会让你缺少一次求生的机会,也会直接决定你未来的道路。明楼也明白这个道理“对于很多人来说,道路是已经确定的,没有什么选择的机会”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