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cy

【伪装者】玉堂金马三学士(二十八)

想让大哥参与革命,就得想办法把他从法国弄回来啊

全文链接: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608498

———————————————————————

在抗日救亡的烽火中1932年的新年到来了。明镜接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明楼已经在巴黎索邦大学修完了全部学分顺利毕业。同时,他在已经考取了该校经济系著名导师的研究生准备进一步深造。明镜终于看到亲弟弟一步一步往着父母的愿望走去,心里无限欢欣,连日焦灼的世事令人厌倦的生意都被她抛诸脑后。阿诚一边准备即将到来的大学考试,一边收拾大哥的房间。一切似乎都跟两年前一样,书房里的东西都没动过,阿香日日擦拭,桌子上一点灰尘都没有。但阿诚觉得,衣物被褥都需要拿出来晾晾才能迎接主人,甚至书柜里的书也要翻翻才能重新恢复灵气。只有明台坐立不安,轰轰烈烈的学潮过后他的期末考试可想而知,早已被大姐骂了个狗血淋头,大哥两年未归也不影响他看到成绩单后收拾自己。明小少爷非常郁闷家里所有的人都要跟他的成绩过不去。

明楼的飞机如期降落,阿诚和明台早早来到机场迎接。明台照旧大呼小叫跟大哥又搂又抱,阿诚招呼司机提箱子收行李。如今阿诚真的跟大哥一样高了。一上车,大哥果然就开始了明台最厌倦的期末考试话题。大哥果然接着就横眉立目,明台嘟囔着“去了法国也没变浪漫,还是老样子。”倒是阿诚今天有意帮他一把,跟大哥说“算啦,大姐已经骂过了,我也罚过了,一罪不二罚,你放过他吧”明楼白他一眼“我还没追究你呢!”阿诚笑“行行行,等大哥休息好,倒了时差,我甘领管教不严之罪还不行吗?”明台在一边又陪笑又作揖地感谢阿诚。

 

明公馆灯火依旧,一切都与两年前一样,只是年仅三十岁的大姐,似乎脸上已经有了细纹。明楼心中涌起一阵酸楚,竟拉姐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跪下磕头行了大礼。明镜吓了一跳,“留了两年洋,怎么倒有了这样的老礼数”明楼上前扶着姐姐手“我一人在外生活常感不易,想起姐姐当年拉扯我们兄弟三人更不知何等艰辛。我如今小有所成也不能帮姐姐分忧,就……”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明镜拍拍他,“你能明白姐姐的心,就没白疼你。”

 

    久居他乡的人最想念的莫过于故乡风味,明镜自然早就安排了明楼最爱吃的饭菜。明楼笑到“大姐,您不用忙,这会儿啊,您随便给我弄点白粥咸菜我都觉得是山珍海味。”

    

饭桌上,难免谈起时代的危局。明镜问明楼:“你觉得如今的局势有好转的可能吗?”明楼摇摇头:“日本的经济已经基本面临崩盘,一个岛国,资源匮乏,如果困守孤岛就等于坐以待毙,早晚要葬身大海。经济危机席卷全球,日本亦深受困扰,致海外市场锐减,经济严重萎缩,失业人数剧增。因而只能谋求对外扩张,争取海外资源。”明镜若有所思“看来是要做好打仗的准备了。”明台拍着桌子说“现在就应该打,把小日本赶出东三省!国民政府实在是太无能了!”明楼哼一声“你懂什么!”阿诚低着头说“剿匪的时候精神头也挺足的,攘外必先安内嘛!”明台又嚷嚷“这是什么狗屁理论!”明楼又瞪他一眼“怎么说话呢!”小少爷的气焰没有那么盛了。明镜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都好好吃饭,以后家里不许谈政治。”明台不服气,“大姐,你先谈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明楼啪地一声把筷子拍在桌上“反了你了!”结果,大姐又白他一眼“回来就发火,就不兴高高兴兴地坐这儿吃饭。”明楼不说话了,拿起筷子继续吃。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阿诚站起来给大哥大姐布菜盛汤,大姐端起鸡汤喝了一口,笑着说“阿诚真是越来越懂事了。”明楼陪笑“那还不是姐姐教的好”明镜说“你用不着阴阳怪气的奉承我。说真的,你这个假期好好替他辅导辅导,快要考大学了呢。”

 

  明楼说“那是自然”又转向明台“还有你,也一起。”明台摆着手说“不不不,还是阿诚哥辅导我比较好,也方便他温故知新。”明楼才不理他的小九九,问阿诚道“你想好考哪所学校,学什么专业了?”阿诚说“我想去北平读书,去北京大学学习西方文学。”另外三个人都愣了一下,不知道阿诚为什么提起北京大学。明台笑问“你不打算学习油画专业呀。”阿诚瞪着他“小少爷不是说我为人刻板不适合学艺术吗?”明镜说:“北平天气那么冷,风沙又大,跑到那去做什么呀,南京和上海还没有好大学啦?”阿诚说“大姐,西方文学这个专业还是北大的最好。要说冷,巴黎也很冷啊。”明楼倒觉得去北大读书也是不错的选择,只是暗自好笑,这个自己亲自用四书五经开蒙的学生,居然要去学西方文学了。转念想想自己这个从小读儒家正统的人,如今不也是在海外学习经济学这样先师们看来沾满铜臭的事。家里的生意有大姐,或许以后有他,弟弟们悠哉悠哉地学些文学,艺术类的专业也是不错的选择。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