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cy

【伪装者】玉堂金马三学士(十二)

 第二天,明楼请示了大姐,带着两个弟弟一起去了阿诚曾经住的那条弄堂。邻居们都夸阿诚命好,成了明家的少爷。阿诚真诚地向每个帮助过他的人道谢,把带来的年货都分给了大家。明台也把兜里的糖果都掏出来,分给了小孩子们。明台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拉着阿诚的衣角“阿诚哥,这些小朋友家里都没钱读书吗?”阿诚说“也不一定,但凡家里过得去,大人还能做工的,也能让孩子读点书,也不是都像我一样”明楼告诉他,这里很多小孩子都是半工半读的,除了上学还有做很多零工贴补家用。明台竟像个小大人似的长叹了一口气。

 

明楼似是明白了大姐的苦心,也渐渐淡了心思,不再提什么学生活动的事了,只一心一意地温习功课。

 

   明镜心疼弟弟,热好了牛奶给他送到书房里。“你能安心读书,姐姐也就放心了。注意身体,别累着。”接着又问“你打算考哪所大学,读什么专业啊?”明楼回答姐姐“我想去南京读中央大学,学习经济专业,希望将来能帮到姐姐”明镜笑弯了眼睛“去南京读书也好,离家也不太远,家里的事情姐姐也能应付,你尽管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就好,将来做个学者。”明楼试探地问到“姐,我肯定用功读书,只是有个请求”“什么请求?”“我想,将来要想读经济大概也需要了解一些实际的业务,姐姐能不能把公司的一些业务交给我做。比如棉纱厂……”说起棉纱厂,明镜立即警觉起来“你想干嘛?”明楼拉过姐姐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里。明镜第一次感到,弟弟的手掌变大了,可以把她的手牢牢攥住。成熟的男声也在耳边想起“姐,你也知道我的心思,既然我们明家支持这件事,也让我参与一下,也算成全我的心。还是姐姐您掌总,一些跑腿的事情交给我办,总比外人可靠”明镜摩挲着弟弟的手“我知道你的心,只是这个事情有风险,你没有经验,万一出问题怎么办?那不是要了姐姐的命吗?”“姐……我相信你有万全之策,渠道也都是安全的。若是真的很危险,那您也别做了。弟弟们还小,您要是有危险,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明镜想了想,终于说“好,姐姐答应你。”

 

1927年,这是对明家,对上海甚至对整个中国来说都是很不平静的一年。

 

国民政府的北伐战争看似顺利,实则暗流涌动。明镜以考大学为由让明楼终止了对家里一切生意的接触。她虽然年轻,但在生意场上也多少有了一些经验。且明家的生意都是与经济民生息息相关的业务,想不趟进政治的浑水也不容易。这个时候,她可不能让弟弟分了心,犯了错。

 

   况且明大少爷此时也不敢怠慢,万一在考大学这个事情上有什么闪失,别说被人看笑话,他自己都是没胆量迈进家门的。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