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cy

【伪装者】玉堂金马三学士(十)

大姐的恋情~

已结文,晋江链接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608498

——————————————————————————————-

寒假里的一个早上,明镜拿着手提包准备去公司上班。明楼叫住他,接过阿香手里的大衣,帮姐姐披上。“姐,我今天要出去一趟。”“去吧”明镜了解弟弟,不是那种惹是生非的淘气孩子,但还是忍不住问道“去做什么呀?找同学吗?”明楼并不敢瞒着姐姐,且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我一个同学的哥哥,要去苏联留学了。他帮我们剧社排过戏,大家约好了,去送送他。明镜念叨了一下,“去苏联啊。听说蒋大少爷也去了呢。”明楼说“是的,就是同一批,去莫斯科大学的学生”明镜想起了曾经熟悉的身影,有点愣愣的。“大姐?”听见弟弟呼唤,才缓过神来。“哦,你去吧。天冷,要多穿点衣服”随即出门了。

 

明楼和同学们一起簇拥着他们的偶像去了火车站。青年才俊们在站台上热烈地握手,拥抱,告别。明楼的同学拉着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过来,看起来也是即将远行的学子,“明楼,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叶大哥。这是我同学明楼。”那青年一边仔细地大量着明楼,一边问“你是明家的大少爷”明楼被看的有些不自在“是,叶大哥。您认识我?”那青年笑了,“我们应该没见过。但是我确实认识你呢。明镜是你大姐吧?”有人提起姐姐名讳,明楼略正了正身子回答“正是家姐”那青年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跟你姐姐是同学。听她提起过你呢。”明楼心中微微动了一下,什么样的同学,还会聊起家里人?心里这样想,脸上却没动声色。那青年叹了口气,老气横秋地说“你姐姐这些年不容易。你好好读书,别辜负他”明楼更加疑惑,只客气地回他“明楼知道家姐不易,自当努力奋进,替家姐分忧”

 

汽笛响起,远行的人们逐渐登车,站台上送行的人群挥着手,缓缓散去。

 

    明楼跟同学们向外走,没想到却碰到了大姐。他觉得姐姐看起来跟平时有点不一样。“大姐,你怎么来了?”“哦,我在车站附近谈点事情,想着你应该也在,就打算在这儿等着你,可以接你回去”明楼挎起姐姐的胳膊,“我自己也可以回去的,天气这么冷,你站在这儿别冻坏了。”他突然想起刚才那个青年。“姐,你是不是有个同学姓叶,他这次也去莫斯科大学呢”“啊,姓叶。哦,我离开学校很久了,家里事情多,跟同学们联系也不多。你这么一说,仿佛是有个姓叶的同学”明楼觉得姐姐的回答有点奇怪,随便问一下而已,姐姐好像在解释什么。而且从那位叶大哥的言辞上看,应该他们很熟悉才对。但他也没有追问下去的打算。

 

吃了晚饭,明镜就闷恹恹地回了房间。明楼自己回到书房里看书。明台拖着阿诚在客厅里玩。阿诚惦记着大哥布置的功课,很快就躲回了自己的房间。明台百无聊赖就去大姐房里撒娇。他敲了门,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传出大姐的声音,他又用力敲了几下,大姐开了门,手里攥着白色的丝绸手绢。明台向往常一样扑过去,要大姐抱。明镜却拍了拍他的小手,多大了,还要姐姐抱。这个小精灵听出了姐姐声音的异常,眨了眨眼,问“大姐哭了?大姐乖呀,不哭。爱哭的孩子不勇敢。”明镜眼睛又有点红,吸着鼻子说,“好,大姐听明台的,勇敢,不哭。”但她终究没法过多掩饰,只能想法子把小家伙支出去。“明台,大哥让你背的英文你背好了没有呀?给姐姐听听”这就是戳中了他的死穴,他嘟着嘴“我不要。大哥说明天才检查,现在不要背”明镜摸摸他的头“那快回去背英文吧。大哥刚说明天一早要听的哦。阿诚哥哥英文不及格挨揍了呢”明台一直以为阿诚那天挨了大哥的打是因为考试不及格,他想腻着大姐,又怕大哥,不情不愿地出去了。

 

    而小少爷终究不是能自己乖乖坐在房间里温书的人,又去客厅里磨着阿香。明楼出来倒水,看着他上蹿下跳。明台看见大哥,担心他想起背英文的事情,觉得得找个话题岔开,突然说“大哥,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明楼狐疑地看着他“你有秘密告诉我?干什么坏事了?”明台倒不愿意了“我要是干了坏事,不躲着您就不错了,还能自己送上门。你来,你来嘛”他拖着大哥进了书房,神秘地告诉大哥“我刚才看见姐姐哭了”明楼皱着眉,推开弟弟上了楼。站在门前正要敲门的时候,却停了下来。他迟疑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明台还在房间里东摸西看,明楼心里有点乱,呵斥明台“懂不懂规矩,不能乱碰别人东西”明台瘪这嘴,“大哥又不是别人”被瞪了一眼马上不说话了,想要溜走。大哥突然说“英文背完了吗?明台早上我检查,错一个词打一下。”这个悬在头上的雷还是劈了下来,明小少爷灰溜溜地跑了。

 

    明楼终究觉得大姐昨天的行为很反常,大姐上班后他主动从阿香那里拿到了打扫房间的任务。大姐的房间整洁而清雅,有淡淡的明家香味道。床头有本书,他没见过。封面上赫然写着《共产党宣言》他听说过这本书,翻开扉页,有一行陌生的笔迹“明镜惠存。叶”明楼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想起了昨天那个英俊的青年,想起大姐红红的眼圈,想起昨天明台的告密。

    他已经快十六岁了,《红楼梦》《牡丹亭》也读过。他知道男女之间会产生超越生死的情感,自己还不能体会和理解,但他相信那是会存在的。他猜不透大姐和那位叶先生之间有怎样的情愫,但他知道,叶先生离开了,而且会离开挺长一段时间,大姐还在上海,还在家里。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