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cy

【伪装者】玉堂金马三学士(四)

(四)姐姐给我洗头(全剧最温馨梗)

 

    明台乖乖滴回到书房背书,大哥却没空理他,忙着补好自己的功课。明楼是个严于律己的人,只要他承认是自己的错,那就不会躲,坦然接受一切结果。第二天,他整整齐齐地补齐了功课,呈在大姐面前。然后,跪下,双手把戒尺举过头顶。明镜倒吓了一跳,狐疑地问“又犯什么错了?”明楼认真地回答“昨儿姐姐没罚完,明台就哭了。落了功课,又浮皮潦草,我错了。”明镜叹息了一声,“起来吧”“打你原是为了让你知道错,也是为了让你记着不可再有下次。既然已经知道了,也就罢了。还好,你倒没有觉得我不过是杀鸡儆猴故意委屈你呢”“明楼不敢”明镜点了点头,仔细地查看功课,圈出了不正确的地方“这几处你似乎没太明白,问问先生或者其他同学,再好好琢磨一下。”“是”明楼看看姐姐,觉得她并没打算结束谈话。姐姐拉起他的左右,轻轻地揉搓了一下,还肿着。纤细的手指顿了顿,微微有点抖,自己的亲弟弟,哪能不心疼呢。她拉着明楼坐在沙发上,柔声说“我最近忙,没有太多时间管你和明台,你要当好这个哥哥,好好教他。你想想姐姐小时候是怎么教你的吧。”说起这个,明楼还是有点不服气“我小时候哪像他一样坐不住,家里大人略瞪瞪眼都怕的跟什么似的”明镜却不买账,“你明大少爷怕过谁?只认自己的心,你服了,自然认打认罚,要是不服,打死也不服软。只有服不服,没有怕不怕”明楼这回真服了,姐姐看进了他的心里,嘴上只说“我就怕大姐,大姐说的我都服。”

“那就乖乖听我的,好好教明台。他若不听话,你也拿出大哥的样子来。只是他还小,就算是动手也得有轻重,吓唬吓唬就行了。”明楼得了这样的旨意,胆子就大了得意洋洋地说“您早说啊,要不是我不敢碰您的掌上明珠,也不至于……”他话没说完,姐姐却又严肃起来“你以为能喊打喊杀就是大哥了?你先得是个好榜样,弟弟才能敬你服你。再有,你既然担了这个管教的任务,他若有不对的地方,你要承担管教不利的责任。咱们,也得对得住他的父母”明楼顿觉自己身上的担子千斤重,同时他更明白姐姐身上还担着教养他的重担。好在,自己现在能提她分担了。

    从姐姐房间出来,明大少爷这个开蒙先生,算是正式走马上任了。明台见识了大姐的严厉,也比原先乖了很多。明楼发现这个小子虽然调皮捣蛋状况不断,但着实聪明,学东西飞快。别说三字经,弟子规,就是千字文,千家诗也背的头头是道。明楼并不是父亲那样的学究气质,并不打算让弟弟像自己一样深读孔孟,只弄些唐诗宋词给他愉悦性情。对于明台这样活泼好动的孩子来说,李太白苏东坡实在比那些子曰诗云强太多了。没多久,明镜回到家里,就可以欣赏明台坐在她膝头摇头晃脑地背诵“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了。明镜拍拍他毛茸茸的脑袋,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棒棒糖,说是奖励。明台开心极了,举着糖就往门外跑。明楼大叫,站住!那小子立即缩着脖子停下来,噘着嘴看着大哥。“今天怎么跟你说的,站没站相!”明台立正站好,看着大姐说“谢谢姐姐,我可以出去玩一会儿吗?”明镜强忍着笑说“去吧,慢点跑”话音还没落,小家伙就消失了。明镜拍拍明楼,“看起来,大哥现在很有威严啊”明楼正色道“小孩子,会多少诗文都不打紧,关键得有规矩”明镜终于撑不住笑了出来,“你说的很对,大哥可得把自己的规矩立好。免得弟弟将来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明楼不服气“我说的对干嘛笑。有大姐在,我敢放什么火。大姐的规矩比我的可重多了”

    明台得了姐姐特赦,立即恢复小孩子心性,在院子里招猫逗狗,弄的满头大汗地回来。明镜就张罗桂姨烧水给明台洗头洗澡。这下可了不得了,小少爷拔脚就跑。大哥对他的伎俩了如指掌,一把就把他抓了回来。他又踢又闹,鼻涕眼泪糊了一脸也摆脱不了洗头的噩运。直到洗完,还顶着湿漉漉的头发,有一下没一下的抽噎。明镜抱着他,哄他说“你别哭啦,再哭你大哥生气了。他生气了要揍你的”明楼对于大姐把他弄成一个煞神的形象很不满意,忽然狡黠地眨了眨眼,问明台“你害怕大哥还是害怕大姐?”明台抽抽搭搭地说“怕大姐”这下轮到明镜吃惊了“你挨大哥那么多揍,大姐可一指头都没动过,怎么还怕大姐?”明台委屈地说“大姐给我洗头”

    饶是明楼少年老成,这下也撑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回头你不听话,我也不揍你了,就让大姐给你洗头”

    明台瘪瘪嘴,又哭了……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