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cy

【原创小说】梨园弟子之须做浮云向上看(七)

 雨梨一个人住着个一室一厅的CBD的小公寓,房子虽然不大,但因为地段好,租金也不算便宜。

  房子里装修倒简单,简约北欧风,除了小餐厅改造的衣帽间里堆满了四季衣服,没有什么其他太多的东西。透过落地的玻璃窗可以看到车水马龙的长安街和东三环,雨梨经常抱着电脑在窗前的摇椅上望着窗外通红一片的汽车尾灯发呆。

  她之前也并没有想过要回到北京来工作,是妈妈说,国内的市场总需要熟悉熟悉,而且公司在中国的业务现在也确实缺个信得过的人来管理。这样想来,她生命中的每一步也似乎都是别无选择的,她喜欢音乐,但是却念了商科,想呆在美国工作却被安排到了北京。或者从一开始,她本来也没有想到美国去的。

  不过,她已经习惯了听从他们的选择,也习惯了一个人在家发呆。这是她出生的地方,没什么水土不服,反正无论是旧金山还是北京,不过是换个地方看窗外的汽车灯罢了。

  圣诞假期刚结束就是元旦假期,公司里放了假,雨梨没处可去,只能在家上网、看片打发时间。互联网真是好东西,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更重要的是,能让人一天两天,一周两周地不出门,不但有吃有喝,还有的是乐子。

  娱乐新闻总是热闹,各版面头条都是一个乐队主唱在演唱会后台被人拍下来换衣服的视频。那乐队的名字雨梨看着眼熟,后来想起,就是平安夜那天,在工体开演唱会的那个。好巧不巧,网上流传的视频,正是平安夜的那场演唱会。据说是主唱因为疲劳,想少走两步路,还在通道里就脱掉了演出服。

  雨梨点开视频,黑暗又嘈杂的环境,确实旁边还有来来往往的其他演员和工作人员,也并没有太暴露,匆匆地换了一身演出服而已。

  她心里纳闷,被人偷拍,怎么还要道歉?事情已经发酵一个星期,雨梨顺着话题又刷了几条消息,才知道主唱的粉丝在网上大骂偷拍者,同时也有人出来说风凉话,一个公众人物在非私密场合不注意个人形象,有什么资格骂别人。

  这艺人大概也是为了息事宁人,发了通告,义正词严地批评了偷拍行为,同时也不得不为自己在非私密场合的不恰当行为道歉。这样的公众事件想来也就是这样的结果。

  “无聊”

  雨梨刚关上手机,懒洋洋地起身,打算找点吃的,手机忽然响了。屏幕上“方小兵”这个名字一闪一闪。

  “喂,雨梨,能帮个忙吗?”

  “什么事啊?”

  “哦,我妈这两天心脏病犯了,我说让她歇歇,学校里放假,学生也都回去了。你看能不能给金雷送两天饭啊?”

  雨梨想说,叫外卖其实很方便的,但是她没说出口,“可以的,我这两天休假,没什么事。”

  电话那头小兵才想起来解释“嗐,我这两天下午晚上都有演出,实在没办法了,才想着找你。你就下午去一趟就行,中午杨俊会在那儿。”

  雨梨像是接了个重要的客户“嗯,不知道金雷爱吃什么呀,他有什么忌口没有?”

  小兵似乎有什么急事也来不及跟她讨论“没有没有,随便随便。”

  两人匆匆挂了电话,雨梨又撑着脑袋发了一会儿呆,打开电脑,想要搜几个菜单。她心里盘算着,金雷是河北人,又在方老师家长大,总是能吃得惯北方家常菜吧。嗯,祝老师看起来不像北京人呢,白净而秀气的样子,没准是南方人的,那方老师家会不会其实是南方的口味?

  想了半天没有头绪,又拨通了小兵的电话,还没问完,就听见小兵在听筒里笑:“你这是要弄满汉全席呀。”

  雨梨较起真来“你好歹说个一两样,我也有个方向啊。”

  小兵被她缠的没法子“给弄个排骨吧,补钙。嗯,他爱吃炒鸡蛋,这就行了。”

  雨梨拎着保温桶进病房的时候吓了一跳。

  金雷已经下床了,他扶着床头,对着玻璃窗里的影子耗腿,受伤的左腿已经贴在了耳朵后面。

  “你你你,干嘛呀,赶紧回床上躺着去。”

  金雷回头看到雨梨进来,也吃了一惊“雨梨姐,怎么是你来了。没事儿,你甭紧张。我在床上躺得腰都疼了,下地练练。大夫不是说,我要把伤腿抬高吗?这样正合适!”

  雨梨无可奈何“让抬高是为了防止淤血,也没让你抬那么高啊!万一再摔着了那还了得!”

  金雷倒听话,松开左腿。谁知血液回流冲击着他的伤口,立即胀痛难耐“咝……”

  “怎么了,怎么了,你没事吧。”

  金雷摇头“没事没事。”

  雨梨这才打开保温桶,一样一样地往外拿小菜“你师哥说你爱吃炒鸡蛋,这个最容易,还炖了一些骨头汤。但是说实话啊,我查了,排骨汤的含钙量,不如虾壳,我给你炸了点小河虾,嗯,不过油炸的东西也不能吃太多。”

  她唠叨了一会儿,发现没声音,扭过头来看看,发现金雷瞪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她,“怎么了?”

  金雷低头“没事儿,雨梨姐,我没那么娇气,随便弄点什么都行。”

  雨梨把筷子递给金雷:“得了吧,你师哥宁愿求人都不舍得让你叫外卖。快尝尝,我的手艺比祝老师怎么样?”

  金雷喝了一口排骨汤,笑着说:“跟师娘做的一样好,比杨俊哥强多了。”

  会做饭的人,忙活半天,就愿意听食客们一句褒奖,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都让人觉得没有白白受累。况且,金雷这话是真心的,雨梨常年一个人,家常菜的手艺还是很过得去。她看着金雷喝完了汤,把排骨啃干净,连脆骨也喀嚓喀嚓嚼了,才说:“这样吧,明天后天我都不上班,一早就过来,给你把中午晚上的饭都做出来,到时候让杨俊给你热热就行。他一个单身能给你弄什么吃的呀。”

  金雷抿嘴笑了:“就跟您不是单身似的。”

  雨梨一瞪眼:“我是女的呀,怎么能跟他一样。”

  两人毕竟认识时间不唱,闲话了这么几句也没有太多要说的,金雷就靠在床头看着雨梨一样一样地收拾碗筷,用餐巾纸把餐具一样一样细细地擦干净,白色的塑料碗在纤纤玉指之间打着转儿。没一会儿,堆在床头小桌上的一堆餐具,都收进不锈钢的保温桶里,用个粉色的保温套包好了,保温套上的hello kitty眯着眼笑。

  “雨梨姐,你就走吗?”

  雨梨想了想:“我倒没什么事,怎么,要我陪你一会儿?”

  金雷不好意思起来“不,不用,那劳驾你把拐杖递给我就行。”

  “你又干嘛?不许下地啊!”

  金雷忽然就红了脸,从两颊蔓延到耳根和脖子,“我,我去趟洗手间,一会儿护士来输液,就没法去了。”

  雨梨哭笑不得“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说完把拐杖递给他“去吧去吧,我也不走了,一会儿还能给你看着液体。”

  金雷却问:“你怎么来的啊?”

  “开车啊。”

  “哦,那好。你多待会儿,我师哥今晚上戏码靠前,差不多九点来钟就下戏过来了。”说完,撑着拐杖一跳一跳地进了洗手间。




评论(1)

热度(7)